【橄榄枝问药】非小细胞肺癌治疗案例:用PD-1抗

 患者故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6-07

非小细胞肺癌案例导读:
  非小细胞肺癌患者EGFR、ALK及ROS1国内检测无变异,使用PD-1抗体救治无效生命垂危,香港名医一语点拨峰回路转,赴香港重做基因检测发现肿瘤带有KIF5B-RET融合基因,使用香港治癌特效药起死回生!
 
  凌女士四十多岁,本来风华正茂,身体一向健康,也没有吸烟习惯,几个月前出现了持续咳嗽的症状,本以为感冒未清,谁知检查后发现竟是晚期非小细胞肺癌,而且病情发展得很快,已经转移至肺部、骨骼及身体各处淋巴。
  在当地三甲医院确诊后,凌女士接受了两线共六次的化疗疗程,可是对病情不但丝毫起不了作用,肿瘤反而一直越长越大,扩散范围更广,病情急剧恶化。当地医生又为凌女士进行EGFR、ALK及ROS1的基因检测,然而报告显示这三者皆没有变异,医生告诉凌女士和家人,她的情况不适合使用现有的标靶药物。
  1、PD-1难救命,中介无良愤且悲
  凌女士的儿子赵先生听说现在有一种免疫疗法PD-1抗体,对这种新型治疗寄予厚望。他马上联系了一家中介咨询情况,中介一听说赵先生想买PD-1,便说可以,他们会负责拿药,让赵先生自己找护士或者诊所医生帮忙注射就可以了,两周打一次。
  赵先生又问了价格,两针八万多,但救母心切,他咬咬牙便买了药,赶紧给母亲用了。没想到打了几针以后,凌女士的情况没有出现赵先生预想中的好转,甚至连肝脏都有多发转移瘤了,并新增了肺积水。
  天啊!这是为什么!我该怎么办?赵先生又联系了给他买药的中介,咨询后续的治疗。那家中介回复:PD-1是现在最新的疗法,如果连PD-1都没用就只能再问内地主治医生,看有没有其他办法了。这种随意的态度让赵先生既愤怒又无奈。
 
  2、寻良方救命无门,遇港安峰回路转
  看着母亲食不知味、疼痛难耐,赵先生心里不是滋味,但他不愿意放弃任何救治母亲的机会。困境中的赵先生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时看到了橄榄枝问药的文章,了解到香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更多资讯,心想也许世上还有能帮助自己母亲的治疗,便拨打了热线进行咨询。
 
  香港泉源综合肿瘤中心顾问梁广泉医生(Dr Leung Kwong Chuen Angus)在看过凌女士过往治疗记录以及近期检查报告,表示超过50%的非小细胞肺癌个案是由独特的致癌基因突变引起的,因此标靶药物是很多医生考虑的治疗选择。PD-1抗体虽然是最新的免疫治疗,但它属于第一类毒药,一定要在肿瘤科中心受过训练的专科医生护士才可以用药,而且要24小时监察病人会否出现药物过敏反应,及时调整用药方案。像赵先生这样盲目给母亲用药,且没有相应的应急治疗,其实是很危险的行为。赵先生有点后悔,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的行为可能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。
  此外,Dr.Leung表示,虽然凌女士过往的基因检测报告显示EGFR、ALK及ROS1三者皆没有变异,但鉴于化疗、免疫治疗对她的病情没有太大的改善,Dr.Leung考虑凌女士可能存在其他基因变异,建议她来香港进行更全面的全基因图谱检测,再确认下一步的治疗方案。赵先生深以为然。
  3、赴港医疗技高一筹,对症下药起死回生
  在调理一段时间后,凌女士和赵先生在橄榄枝问药的帮助下顺利赴港,入住养和医院。Dr.Leung为凌女士安排了肝脏肿瘤的活检和全基因图谱检测,结果却出人意料——凌女士的肿瘤带有KIF5B-RET融合基因。
  什么是KIF5B-RET融合基因?Dr. Leung解释,近年医学研究发现,与RET有关的基因异常,占所有非小细胞肺癌的百分之一,患者通常是年轻、亚洲人种、非吸烟的女性;而且它与EGFR、ALK等其他主要致癌基因突变通常互不兼容,不会同时出现。由于RET基因异常属于罕见,医学界并没有建议普遍地为所有非小细胞肺癌个案进行这个检测,但出于谨慎,香港医生也会把这种基因异变纳入考虑范围。
  确认了凌女士的实际病情后,Dr.Leung决定使用一种有抑制RET特性的标靶药物。短短三个星期后,肿瘤明显缩小几近一半,黄疸和积水消退,凌女士笑着对儿子说:“自从患病以来,从没有感到像现在这样放松,本来还以为自己一定没救了……”笑着笑着,凌女士突然流下了泪水,绝处逢生的奇迹终于降临了。
  作为沿用英联邦制的先进医疗体系,香港的医疗体制和水平在国际上都享有良好的口碑,不仅声名卓著,而且在多个医疗领域上领先全球。因为医疗水准,也因为行业操守和监管体系非常健全和严格,在这样的医疗体系下没有托关系走后门,没有回扣,没有灰色收入,医患纠纷很少,医德和服务意识都较高,所以吸引着世界各地人士到香港看病就医。香港医疗的专业及服务理念也被称作港式医疗。
Image